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步履维艰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信义破产 国威资金链断裂

原标题:步履维艰的汽车零部件企业:信义集团破产,国威资金链断裂,跨国巨头裁员,这才刚刚开始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张智 成都报道

热气蒸腾的流水线上,透亮的玻璃经过冷凝后被切割成适当大小,整齐地码在一旁;切割的边角料被重新熔成玻璃液,等待循环利用——这是四川某玻璃生产企业(信义节能玻璃(四川)有限公司)车间内的普通日常。

但视线转到其汽车玻璃生产区域,这样的热闹景象明显地“降温”了。

“2019年,汽车玻璃产销受到整个汽车行业瓶颈的影响,下滑还是比较严重的。”该玻璃厂人事行政总监财务总监黄亿飞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曾经高歌猛进的中国汽车市场在近两年明显变缓。据乘用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国产狭义乘用车全年批发销量达2110.3万辆,同比下滑9.3%;全年零售销量达2069.8万辆,同比下滑7.4%。

“中国汽车市场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连续17个月下滑,包括前几年发展势头很猛的新能源汽车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也出现连续下滑。中国汽车产业进入深度调整期,且市场调整远没结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汽车行业委员会会长王侠表示。

在行情冲击下,该玻璃厂将更大的精力放在了汽车玻璃出口上。“依托中欧班列,预计2020年汽车玻璃约有七八千万的出口额。”黄亿飞表示。

冲击

原本以浮法玻璃、建筑玻璃和汽车玻璃三驾马车带动的玻璃厂,在2019年,一架马车掉队了。“整个汽车产业在发展过程中都遇到一些瓶颈。”王侠说。

据了解,汽车玻璃一般分为两块市场,一个是以福耀为主的汽车配套,包括新车前挡、后挡、侧窗等一系列配套玻璃,这一般直接与汽车厂商合作,整个单量比较大,模具需求比较小,是一般汽车玻璃厂的主要选择。此外还有维修替换市场,在车玻璃坏了进行替换,这样的市场小、散,一般不是玻璃厂的主营业务。

“我们前期是做配套,但是因为川渝这两年汽车行情比较严峻,比如说像野马、长安、力帆,还有杜中、小康等川渝一带的自主汽车厂商,都面临经营比较困难的压力,产销都有所下滑,我们作为前期的配套,也受到比较明显的影响。”黄亿飞表示。

据了解,按照往年情况,该玻璃厂正常汽车玻璃销售每年约为1.2亿,但2019年,销售额下降三四千万,同时还有3000多万应收账款没有收回来。

“这些账款基本都是通过少发货、多收款这种方式,把欠款收回来。目前大部分的自主品牌的汽车厂商,2019年都很艰难,面临重组的有不少。”黄亿飞表示。

自主汽车厂家的困难,使得整个产业链都面临压力。在汽车行情压力下,从去年9月开始,该玻璃厂开始将重心放在出口上,并在10月份通过中欧班列出口到欧洲国家。

“我们从去年9月份开始就已经在切换做出口,并开始做配套跟做零售的活儿。我们总公司以往在出口市场上也有很大的份额,现在就把出口业务调整到我们四川分公司,以‘一带一路’的成都专列向欧洲扩展市场。前些年深圳、东莞、天津这些走海运的港口比较有优势,运费很便宜,但是这两年和中欧班列相比,费用差别不大,再加上我们在配套市场遇到了瓶颈,所以把这块切换过来,对我们公司的销售会有一个提升。目前内销正在转型中,预计开始每个月会有三四个柜,之后一年大概有几百个柜出口,甚至一天一个柜。”黄亿飞表示。

距离蓉欧班列仅仅数公里,这也成了该玻璃厂的优势之一。

在业内人士看来,汽车行情两三年内可能无法转变,市场情况无法改变,相关配套企业应通过自己的生产经营的措施去适应这个市场的发展。

不过,欧洲新市场也存在出口市场单据较小、批次较多、比较散的状况,需要前期大量开发模具。“我们汽车玻璃生产线这部分做了提升改进设备的升级,对自动化、对人工智能也投入了很大的资金和精力。现在我们也在跟川大进行合作,会对自动化、人工智能部分加入力度。对自动化的提升、智能制造方面有很大改善,现在生产线上很少有人工作业,节省了大量人工成本。”黄亿飞说。

转型

事实上,在整个汽车行业上下游,受到冲击的不仅是汽车玻璃。

2019年,主营刹车片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信义集团宣布破产重整;国内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国威科技被曝因资金链断裂,负债10亿元濒临破产。在整个汽车产业下行趋势下,汽车零部件企业步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