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颐和园文创火了,这家公司却两度面临资金链断裂

相较于故宫,颐和园文创起步并不早。2017年,北京中创文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颐和园签约,受其委托研发文创产品,颐和园文创驶入文旅融合的快车道。

目前,颐和园已经成为第一个有图库的文博单位。中创文旅建立的颐和园品牌视觉使用规范手册,图库达到5000余张,涵盖建筑、植物、文物、山水、人物等多个维度的41个系列主题,图库著作权24项。中创文旅为颐和园创作的文创产品近700款。天猫大数据显示,从2018年6月开始试运营到2018年12月底,仅半年时间,颐和园文创产品种类数量在博物馆体系内整体排名第三。店铺综合排名第六,整体评分4.90107,高于行业平分4.8分。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烈火烹油的市场背后,作为颐和园IP运营方的中创文旅曾几度面临生存危机……如何“长大”是每一个文创企业需要破解的难题。

颐和园项目投入超过2000万元

“我小时候住在颐和园附近,几乎每天都来散步。”在中创文旅CEO秋童的记忆中,颐和园是夏天时昆明湖上的轻风、谐趣园里的荷花,也是冬天里的大“冰场”,在上面滑冰橇,能从万寿山的脚下一直溜到南门。

但那时候,秋童对于家门口的这座“皇家园林博物馆”并没有太深的了解。“我们小时候上学,美术书中更多是西方的艺术作品和文物,向往的是去罗浮宫看蒙娜丽莎,去美景宫看kiss,去乌菲兹看维纳斯的诞生。”秋童认为,近年来,我国文创产业迎来了一个大发展的时期,创造了新的机遇。“我们可以通过对中国文化的挖掘和文创产品的推广,使下一代长大的孩子提起建筑首先想到的是故宫、颐和园,而不是埃菲尔铁塔、凯旋门。这样的努力,值得一生去实现。”

真正的推广颐和园,而不是“趴”在颐和园身上挣钱,这样的初衷和定位,让秋童和他的团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也承受了更大的风险。

文博文创产品的核心价值是文博知识产权,本质是对文博知识产权的开放与利用,包括数据的整理与收集,从历史、经济、文化、艺术等多学科角度进行研究,以及这些成果的转换与再利用。这需要大量的先期投入。在颐和园项目上,中创文旅先后投入超过2000万元,包括300多万元的图库开发和1000多万元的产品设计生产成本。

网络销售平台是文创产品很好的展示、推广平台。中创文旅的重要工作之一,是运营颐和园天猫旗舰店。首先是要解决的,就是“货”的问题。

和中创文旅合作前,颐和园线上文创产品几乎没有市场。颐和园官方淘宝店“颐和园皇家买卖街”一年销量不到4万元。

“我们要把它做好,一定要自己研究开发,保证产品的丰富、原创和质量。”秋童说,由于几乎是从零开始,一个文创公司生生变成了互联网公司,工作节奏是白加黑,五加二,九九七,“半夜12点还在工作是家常便饭。”

卖了房,才让公司活下来

文创产品实现盈利并不容易。秋童算了一笔账,要开拓电商销售渠道,所有仓储、物流、人员费用占成本30%,资源位等推广费用占成本10%,平台费用5%,消费者信用卡补贴费用占2.5%,货品成本在30-40%,一般破损率在5%,还有16%的增值税。如果不算破损和压货,文创产品在电商只有大概2%的毛利。

投入大,收益慢,公司两次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困境。“有一段时间,公司发不出工资,每一天员工来上班都会想,明天公司还会开门吗。”秋童说。一方面是大家对于公司“钱”景的担忧,但另一方面又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最后,一个合伙人卖了房,把钱投到了公司里,公司才暂时渡过了难关。

中创文旅的设计总监斐玥曾供职于洛可可,多年前就曾做过夫子庙项目。她说,设计优良的文创产品背后,其实是大规模的库存,这些库存压力往往能非常迅速的把一家企业拖垮。用心做文创的公司常在几度资金投入后难以为继,落寞收场。

“在文创行业近10年了,我还几乎从没看过如此不惜成本的团队。”斐玥说,好品质、好设计,都需要设计师的投入、多轮打样的磨合、毫无利润可言的高成本材质……尽管投入巨大,但中创文旅对设计水准和产品品质的要求从不允许有任何松懈,整个中创文旅的设计研发也从未停止。“公司仓库、会议室甚至阳台全都堆满了各类样品,杭州仓库也饱和多次,我们经常被警告说仓库无空余入驻新品。团队有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但另一方面也常有担忧,举步维艰的那段日子,设计团队一度只留下了4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