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点点萤火汇成人间星河|“云课堂”上的90后⑳

2020年伊始,一场无声的战役在神州大地打响。面对这场无声的战役,是胆怯?是后退?不是!对于九五后青年来说,更不是!

今年二十四岁的高亚男是六安市霍邱县户胡镇中心小学的一名教师,她认为自己身为农村的一线小学教师,能做的事情微乎其微。但是在这个特殊而又漫长的寒假中,她却用自己的力量扛起一份力所能及的责任。


点点萤火汇成人间星河|“云课堂”上的90后⑳

点燃阅读的“星星之火”

2月5日,高亚男在全国萤火虫义工群中看到童喜喜“新阅读喜说写”的公益课程开课的海报通知。疫情期间,这份由著名儿童作家童喜喜携团队以微信小程序的形式在全国免费开设的课程,通过早晨晨诵、中午共读、晚上说写的课程模式给孩子们送去温暖。她想起中央电视台曾用“心灵的教育”来概括对于新教育的理解:对以分数为主要导向的应试教育,新教育注重与人类的崇高精神对话,强调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就是他的阅读史,并且通过晨诵、午读、暮省的儿童生活方式,让学生拥有一个博爱而敏感的心灵,重塑他们的精神世界的蓝图。

身为萤火虫义工的高亚男,看到这个海报通知立刻和萤火虫六安分站的站长董艳、负责人尹可伟商量,大家一致同意要把这个课程带给萤火虫六安站的孩子们,让他们也感受到新教育的快乐教育!

2月6日一早,高老师和另外两位义工老师便忙碌起来,在群里转播课程、给家长答疑、指导如何学习课程、担任萤火虫六安站的公众号编辑……

回忆起刚开始的那两天,她说:“课程开始后的第二天,许多家庭和孩子就已经感受到这种课程模式所带来的快乐,他们当起了公益课程的传播者。我们的萤火虫六安分站的微信群由原来的一百多人达到五百人满员状态,但还有许多想参与课程的孩子们被挡在群外,我们又接连创建了四个新的微信群。就这样,六安站参与公益课程的人数从一百多人到两千多人,但义工老师还是三人,群里家长们发来的信息我们实在是应接不暇。”

二月七日晚上,高老师忙完课程的转播和答疑完家长们的问题,便在她们三位义工老师的工作群中开起了视频会议,大家商议到底怎样解决现在的状态呢?

三位义工老师中高亚男年龄最小,加入萤火虫大家庭最迟。对于这次课程,一开始她没有自信提出自己的建议。那晚抱着试一下的想法在团队中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没想到立马得到另外两位义工老师的高度赞同,这给予她后来做工作的激情与信心。

视频一聊就到深夜,她们谁也没有提到疲惫与困,反而在聊天中碰撞出新的火花。公益课的工作越分越细,高老师需要负责五个群每天三次课程的转播、指导怎样学习课程、答疑家长和孩子们提出的各类问题、统计每一期全国说写小明星六安站获奖人员名单……

工作量增加了,但高老师的工作激情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有了更大的干劲,她发现这群农村的孩子们是第一次接触这样模式的公益课程,一个个询问的问题跳动在手机聊天界面上,她很为这群热爱说写课的孩子们着急。她想起曾经自学过剪辑视频,做一个课程介绍视频给家长和孩子们不是更方便吗?

说干就干,虽说只是一个五分钟的简短视频,但是视频的内容却需要她对着电脑琢磨好几个小时才完成。第一版的视频做出来,发到工作群中给另外两位义工老师审查,老师们根据视频内容和实际情况提出了几点建议,高老师又用了一晚上时间对视频内容进行修改。视频最终版发到群里后,家长们一目了然,她看着五个群由最初的询问如何参与公益课或者参与过程中遇到的各种问题的喧闹场景,到后来只剩下孩子们清脆的晨诵朗读、真挚的共读思考和完整的说写,她的内心多了一些满足。

公益课程吸引的不仅是两千多个家庭的孩子们,还有二十多个老师自愿来当义工,公益课的工作因义工老师的增加被分的更细了。每天都会有老师对五个群晨诵、共读和说写进行评价,每天都会有老师联系孩子、家长和老师写报道,每天都会有老师忙到深夜,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高老师回忆说,“一个人做一件事情可能会很累,但是我们这群目标一致的人一起做一件事情怎么会累呢?”她被这种热情的氛围包裹着、感动着、激发着、成长着。

公益课程每天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她也收到越来越多的家长发来感谢的信息,一位妈妈对她说:“我们文化低,也不知道怎样给孩子营造好的学习环境,而且孩子一开始就没有养成爱阅读的习惯,接触这个公益课之前她不敢大声读书,现在她能大声地读书了,非常感谢你们。”一位奶奶在自己的孙子获得全国说写小明星后发来消息:“孩子能获奖我真的不敢相信,最近他进步很大。不过这还要感谢你们这些义工老师啊!是你们让孩子们在这特殊情况下能有这样的学习和锻炼,真好,我会鼓励他继续努力的!”……收到的不仅仅是家长们的感谢信息,六安分站的新父母报道、义工报道、新孩子报道先后被新教育发起人朱永新老师、公益课程发起人著名儿童作家童喜喜老师关注,并送来了对六安分站的期望,看到这些信息,她的欣喜之意跃然于心上,更有了要把在公益课做的一些小事做好的决心与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