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致命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品书网小说

  男人看清楚骆翎的模样,一时间似乎有点意外


       骆翎的五官是清纯可爱的那一挂,此时素颜的模样娇娇软软,明眸闪动,黑色长直发,像个乖甜的邻家小妹,实在不像是大胆私闯民宅的娱乐记者或者头脑发热的疯狂粉丝


       男人终于松开钳住她的手,但语调依旧很严厉:“小叶没说过今晚会有任何朋友上门,我打电话问问他……” 他称呼她老公“小叶”?果然不是保镖了,究竟是什么人? 要不是知道老公是个直男,她简直要怀疑这是老公新包的猛男男宠,专门在床上帮他开发前列腺高潮


       “别!” 来不及细想,骆翎脱口而出,“其实我是来给赋哥送惊喜的,你一个电话过去,惊喜就没了,等等,我向你证明我真是赋哥的好朋友……” 说着,骆翎用左手摸出手机打开,给男人看自己QQ空间私密相册里的照片:“瞧,我跟赋哥是中学同学,很多年的朋友了


      ” 男人审视了一番她那些照片,眸光质疑:“的确不像是P的,不过,这只能说明你跟他曾经是朋友,不是你半夜三更偷偷摸摸来他家里的充分理由……” 骆翎不禁头疼,也是,叶赋现在红了,随便摸进他家门,都要被当成嫌疑犯审问了


       她一时没想出如何应对,目光游离地打量面前的男人


       他似乎刚做完运动,贲张的肌肉轮廓上有一层薄汗,散发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气息,当然,最瞩目的是下面裆部包着的好大一坨


       还没有勃起就那么大,勃起之后,不知道有多雄伟


       骆翎只看了一眼,双腿间的小穴就传来一阵酥麻,跟着那骚肉里就分泌出了一股热烫的淫汁,身体的反应来得迅猛又诚实——她想用小穴夹这个男人的鸡巴


       这男人长得欲,声音又性感,在床上喘息不知道得有多好听


       他在床上会是野性还是规矩呢?喜欢什么姿势?会讲怎样的骚话?高潮失控、射精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什么声音…… 这么一想,骆翎就停不下来了,感觉自己的内裤都已经浸湿


       既然这男人破坏她捉奸的好事,她必须做点什么来“报答”他


       “这位哥哥,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都还没说你是谁呢


      ” 骆翎笑盈盈地伸手,去捻男人颈窝里并不存在的落叶,温软的指腹触碰在男人颈项的敏感地带,嗓音愈发娇软,“你这副模样,当保镖真是可惜了,我学长正好在找内衣模特,要不,我替你引荐一下?” 男人没意料到突然被她触碰,眸色一滞


       下一秒才侧身避开,然而,脸上已经有了不适之色,看得骆翎心里发笑,这家伙,刚刚那么凶,怎么被她摸一下就害臊了?难道没被女人碰过么? “快说实话,你到底是谁?” 男人别开视线,僵着脸冷冷道,“我没耐心跟你周旋,再不说,我就……” 正说到这,忽然,厅堂里的大灯亮了,一串高跟鞋的脚步声嗒嗒嗒地从旋转楼梯上传下来


       移目望去,一个衣着驼色大衣的贵妇快步穿过厅堂,染着大波浪卷发,妆容艳丽,转头向他们看过来,正是那个传闻中包养了她老公叶赋的富婆,杨咪蝶


       杨咪蝶扫了骆翎一眼,立刻看明白了现在是什么情况,抚着胸口笑开了花,对那个男人道:“你这次拷错人了,她是叶赋的老婆


      ” 得,捉奸失败了,还被老公的姘头解了围,真是喜剧


       “……” 男人一怔,重新看向骆翎,冷厉警戒的神色一下子消失,眸光波动,似是有几种情绪,但一时说不出口


       随即,低头立刻解开她的手铐,沉声冷冷道:“原来是……表外甥媳妇儿,你怎么不早说?” 骆翎尚未做出反应,杨咪蝶就丢给她一个傲慢得意的眼神,并不多言,兀自扭着小腰,径直快步出门去了,丢下一句:“我得赶着回去,小叶喝醉了,你们去照顾下


      ” 杨咪蝶家里是本市的旧贵,什么叫旧贵呢,大概是英语oldmoney的直译,就是那种钱掉到地上都懒得弯腰捡的富N代,对于骆翎这种偏远地区来的没文化的土气新贵,什么土豆农场主的女儿,自然是看不起,睡了她老公,连招呼也不跟她打一个,真是气派


       骆翎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面前的男人:“……你刚才叫我什么?” 男人很端正地回复道:“表外甥媳妇儿,或者,你想要我叫你骆小姐?” “……”骆翎眼珠移动,缓缓理清思路,“你是叶赋的……表舅?你是……” 她记得老公叶赋说过,杨咪蝶跟他有远房亲戚关系,说准确点,叶赋应该叫杨咪蝶一声姑婆(跟自己的姑婆乱搞,啧啧),杨咪蝶有个儿子,跟叶赋年纪相仿,是他的表舅,名叫裴时


       骆翎定格视线,屏息凝神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原来他是……杨咪蝶的儿子? 骆翎道:“你是那个……读军校的表舅,裴时?” 男人绅士地点点头,肩背笔挺,向她伸出手:“对,我是裴时,骆小姐,不好意思,刚才得罪了


      ” 这举止果然像个正直、正派、正经且正点的军人


       嘴里说着客气话,裴时的眸光却是冷的,骆翎一直望进了男人的眼底深处,确认,这个男人,不喜欢她


       或许这男人跟他妈统一战线,觉得骆翎当初傍上她老公叶赋,就是为了钱,刚才她对男人举止轻佻,正好佐证了这一点——她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骆翎眉头舒展,柔柔地握住了裴时的手


       这男人,手都这么硬实,掌中还明显有茧,或许,是枪茧…… 这时,远处传来汽车引擎的声音,那个刚睡了她老公的富婆杨咪蝶,就这么开着她骚包的奶白色柯塞尼格Regera,在她眼前扬长而去


       不过,她的儿子此时却在她的面前


       骆翎手上用力地握了握裴时,对他缓缓露出甜美的微笑,道:“没事,表舅,主要怪我跟赋哥是隐婚,所以我刚才没跟你坦白我跟他的关系,才造成这种误会……” 很好,富婆,既然你睡我老公,那我就睡你的儿子。。。   



      点击下方“立即前往” 看更多精彩内容,海量资源等你来哦~~~


                                              立即前往